迪克霍华德:“唐纳德特朗普选民依靠神奇的思考”

作者:过铹眭

对于美国哲学家迪克霍华德来说,共和党候选人的胜利就是拒绝政治生活的创始人,谈判和承认对方的合法性。发布于2016年11月9日16:13 - 更新于2016年11月9日16h13播放时间2分钟。为订户保留的文章面对这样的结果,我首先想知道我们是不是面对拒绝政治阶层,而是拒绝政策本身。唐纳德特朗普的选民依赖于神奇的思维,而不是接受政治上我们通过谈判克服困难。就在最近,唐纳德特朗普表示他将在美国实现翻番增长并重振钢厂,这两件事根本不可能实现。他的选民似乎已经咬了勾手。一些人选择相信的这些不可持续的承诺揭示了这些美国人对他们的政治对手否认任何合法性的程度。他们无法接受这个国家同时分裂和团结。这种对政治的拒绝让我想起了“两国”(西比尔,或者说是两国,1845年),这是一部由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1804-1881)撰写的小说。他描述了工业革命的英格兰,它分为两个相互挑战而不相互理解的国家:富人和穷人。然后,一个腐朽的贵族和一个正在崛起的工人阶级之间发生了冲突。二十世纪之交社会民主的兴起解决了这场冲突,导致了20世纪30年代美国新政的建立和法国人民阵线的计划。今天,1%的富人和99%的人之间存在冲突,我们陷入僵局,因为目前没有像社会民主这样的第三次运动出现。有必要了解唐纳德特朗普将实施什么政策。但是,如果我们看看他的经济计划,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他打算支持1%,就像传统的共和党一样。冲突不会得到解决,这次选举的教训是我们必须创新。数字革命会模仿工业革命吗?它是否会让新的政治体制出现?我们必须希望。唐纳德特朗普的选举在1948年回忆起哈里杜鲁门的选举。每个人都相信他的竞争对手共和党人托马斯杜威将获胜,而相反则相反。新闻界被皇室欺骗了。刚刚重复了同样的情况。新闻界不明白特朗普举行的会议的重要性:巨大的人群开始倾听他的声音。与此同时,希拉里克林顿以较小的聚会领导了更为传统的竞选活动。对他有利的运动与将特朗普带到总统职位的运动完全不同。回归这些大人群让人联想到我们宁愿忘记的过去。....